<strike id="19htn"><b id="19htn"><font id="19htn"></font></b></strike>

<sub id="19htn"></sub>
<sub id="19htn"><thead id="19htn"><cite id="19htn"></cite></thead></sub>

<progress id="19htn"><meter id="19htn"><mark id="19htn"></mark></meter></progress>

<noframes id="19htn"><sub id="19htn"></sub>
<progress id="19htn"></progress>

        <big id="19htn"><progress id="19htn"><font id="19htn"></font></progress></big>
          <sub id="19htn"></sub>

          <progress id="19htn"></progress><address id="19htn"><thead id="19htn"></thead></address>

          您的位置:首頁 >財經 >

          吳文輝團隊"出走"之后 閱文面臨哪些矛盾?騰訊會怎么辦?

          2020-04-28 08:58:13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吳文輝再次出走,市場也不得不重審,什么是閱文。

          4月27日,閱文集團發布公告,宣布現任聯席首席執行官吳文輝和梁曉東、總裁商學松、高級副總裁林庭鋒等部分高管團隊成員榮退,辭任目前管理職務,吳文輝將調任非執行董事和董事會副主席,梁曉東和其他高管將會擔任集團顧問,助力管理團隊的平穩過渡。

          同時,董事會委任現任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出任閱文集團首席執行官和執行董事,騰訊平臺與內容事業群副總裁侯曉楠出任閱文集團總裁和執行董事。

          作為起點中文網創始人,吳文輝對網文產業有著標桿意義。2004年10月,起點中文網被盛大收購,成為盛大全資子公司,由于種種原因,2013年3月底,吳文輝辭去盛大文學總裁、起點中文網董事長職務,此為他第一次出走。次年4月,吳文輝入局騰訊,成為騰訊文學CEO,全權負責騰訊文學的管理和運營工作。當時,吳文輝獲得了騰訊平臺及獨立運營的雙重支持,其業內資源也為騰訊文學起步起到相當推動作用。2015年3月,盛大文學以50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出售給騰訊,兩家,更名為“閱文集團”,吳文輝擔任CEO。

          實際上,閱文公告前,市場瘋傳吳文輝及其團隊將出走,多位業內人士也確認了這一消息。“吳文輝不是突然想走,和騰訊矛盾已久,關于公司定位有分歧。”4月27日,有行業高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但他并未更多解釋。

          值得注意的是,對于市場的種種傳言,閱文集團在公告中表示,吳文輝與董事會并無意見分歧,亦無有關其調任的事宜須提請集團股東垂注。吳文輝也在公告后的內部郵件中稱,“未來,作為副董事長,將繼續助力管理團隊平穩過渡,也會一直盡自己所能,支持閱文的發展,跟大家在一起。”

          事實上,市場對于閱文有著諸多矛盾看法,核心管理團隊“出走”之后,如何面對這些矛盾,是騰訊不得不回答的問題。

          首先,是閱文目前重要營收來源,在線業務。2019年年報顯示,閱文集團2019年營收、凈利潤分別為83.5億元和11.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幅分別為65.7%和21.9%。2017年,在線業務營收34.9億,占營收的85.2%;2018年,在線業務收入38.3億,占比回落到76%;2019年,在線業務收入首次下滑,同比減少3.1%,在線業務收入占比跌至44%。

          但在線業務遭遇著免費模式的嚴重沖擊。七麥數據數據顯示,于2018年8月新上線的免費閱讀APP七貓免費小說一經推出便勢如破竹,在去年10月月活躍用戶數就已達到3774萬,直逼QQ閱讀月活躍用戶規模。從行業TOPAPP來看,免費閱讀 APP已占5款,且增勢迅猛。“付費閱讀對我們盈利當頭一棒。變現率最高的玄幻題材有風險,付費閱讀遭遇阻擊,難。”有頭部網文平臺中層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感慨。

          在業績上,2017年6月,閱文付費用戶數沖高到1150萬后開始回落,2019年月均980萬。付費率亦從2017年的5.8%降至2019年的4.5%。用戶人均月消費從20.5元增至25.3元。2017年、2018年和2019年,閱文集團在線業務毛利潤分別為18.9億、21.3億和21.1億。2019年毛利潤同比下降0.8%。

          閱文也在做著調整。“我們引入了免費閱讀模式,令用戶可以免費閱讀文學作品,而公司則通過廣告實現變現。我們從付費閱讀產品中,選擇了流量和收入較低但優質的作品,這是考慮到我們付費作品的閱讀量并非均勻分布,某些作品在上架一段時間后便無法貢獻明顯收入。我們從2019年第一季度開始在騰訊的手機QQ及QQ瀏覽器上分發免費閱讀內容,并于2019年第二季度開始通過我們自有的免費閱讀產品飛讀來分發免費閱讀內容。免費閱讀模式與我們現有的付費閱讀模式互為補充。”閱文在財報中稱。

          但問題在于,免費閱讀本身變現效率就很低,且隨著經濟下行,廣告增長艱難。譬如月活大的多的愛奇藝,廣告收入早已進入緊縮區間。

          在線業務是否、何種程度免費化的盈利模式,也對網文內容生態本身有著反哺作用,這涉及著行業最核心的資源,創作者們。

          另一頭,閱文是否應該深度介入IP產業鏈,市場本身就存在爭議。以影視化為例,2018年8月,閱文集團以不超過155億代價收購新麗傳媒100%股權,收購價相對于2017年凈利潤的市盈率超過40倍。收購新麗傳媒時,閱文集團得到的承諾是“2018年、2019年、2020年凈利潤分別不低于5億、7億和9億。”可惜,連續兩年沒完成業績承諾。

          且收購新麗對閱文現金流造成沖擊。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末,閱文現金凈額為人民幣51.39億元,去年同期為63.58億元。現金凈額減少主要是由于支付收購新麗傳媒基于其2018年財務表現的獲利計酬現金代價以及支付業務擴張所需現金所致。

          事實上,市場有觀點認為,閱文最好是把IP授權出去,獲得旱澇保收的權利金以及大項目跟投權。不應該合并新麗、自營手游等策略,這樣會讓閱文“越做越重”,面臨更大的市場風險。

          在此基礎上,閱文與騰訊生態的關系,本身也需要解決一些問題。譬如,騰訊視頻旗下企鵝影視亦有相當多影視項目,與新麗是否存在同業競爭?騰訊互娛旗下如此多游戲項目,與閱文自營游戲是否沖突?特別是在騰訊互娛將直接入局閱文核心管理層的當口。閱文運營的《新斗羅大陸》等游戲項目,在市場反響相當不錯。

          投資人也看到了這些問題。在財報電話會議上,總會追問,視頻平臺的采購政策對新麗傳媒的影響如何?影視劇業務的利潤率走勢如何?2020年會有哪些頭部IP得到重點開發?游戲業務的發展策略會趨向于自營化?有哪些IP會授權騰訊改編游戲?等等。

          最新財報顯示,騰訊擁有閱文57.06%股權,管理層賣方透過創辦人特殊目的公司(2.27%)、曲女士特殊目的公司(1.02%)、管理層特殊目的公司(0.45%)共計持有3.74%。

          騰訊完全入主經營后,如何解決上述問題,拭目以待。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