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9htn"><b id="19htn"><font id="19htn"></font></b></strike>

<sub id="19htn"></sub>
<sub id="19htn"><thead id="19htn"><cite id="19htn"></cite></thead></sub>

<progress id="19htn"><meter id="19htn"><mark id="19htn"></mark></meter></progress>

<noframes id="19htn"><sub id="19htn"></sub>
<progress id="19htn"></progress>

        <big id="19htn"><progress id="19htn"><font id="19htn"></font></progress></big>
          <sub id="19htn"></sub>

          <progress id="19htn"></progress><address id="19htn"><thead id="19htn"></thead></address>

          您的位置:首頁 >關注 >

          巴菲特:對美國未來有信心 但要做長期應對疫情準備

          2020-05-04 11:14:17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伯克希爾哈撒韋股東大會召開,巴菲特依然看好美國的未來。

          過去,每年一度的伯克希爾哈撒韋(Berkshire Hathaway)股東大會總能吸引數萬人蜂擁到奧馬哈參加。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的股東大會首次改為在線舉辦,由于老搭檔芒格(Charlie Munger)因故缺席,巴菲特與公司非保險業務副董事長阿貝爾(Greg Abel)一起在線回答股東提交的問題。

          疫情沖擊下全球經濟正在迎來新一輪的危機,動蕩不安的市場下投資者希望聽到在危難時刻以冷靜和英勇著稱“奧馬哈先知”能夠給出如何走出陰霾的答案。

          巴菲特:對美國未來有信心

          在股東大會一開始,巴菲特回應了老搭檔缺席的原因,稱芒格現在已經96歲了,今年最好的選擇是讓他不要過來開會。芒格狀態很好,將會在2021年年會回歸。聯席副總裁賈因(Ajit Jain)身在紐約,也不合適來到奧馬哈。

          同是危機時,與2008年一樣,巴菲特通過PPT回顧了歷史,并表達了對美國未來的信心。

          談及經濟前景時,巴菲特表示健康因素和經濟將相互影響,自己對于新冠病毒疫情的了解和大家一樣多,沒有更多的信息。但情況應該不會更壞了。病毒還有更多未知因素。1918年西班牙流感,奧馬哈有1%的死亡率,這次也許不會這么致命,但傳染性很強。

          2008年,很多行業出現了脫軌,如今隔離措施讓這一幕重演。歷史上美國經歷了古巴導彈危機、9-11事件和2008年金融危機等,“沒有什么能夠阻擋美國(Nothing can basically stop America),美國的奇跡,美國的魔力還將繼續下去。”今年是美國建國231年,國家總財富達到了100萬億美元。

          隨后是對股市歷史的回顧:1929年9月3日,道指381點,兩個多月后股指跌去了48%,1930年8月29日,巴菲特出生前一天,股指從低點回升20%,當時很少有人意識到大蕭條會出現。1932年7月8日,跌至41點,近兩年時間1000美元市值跌到170美元。直到1951年4月1日,投資者終于回到了原點。 如今道指已經在23000點以上,最初買入的人收益將達到100倍。

          巴菲特稱,即使在最可怕的情況下,也沒有什么能阻止美國。 它經受住了“大蕭條”的考驗,現在可能在某種程度上也是考驗。最終,答案是絕不做空美國。就像在1789年一樣,甚至在內戰和大蕭條最嚴重時也是如此。從11歲買入第一只股票起,自己一直相信美國的未來。

          巴菲特:現在仍是買股票時機 要做長期應對疫情準備

          巴菲特依然看好股市的未來,稱目前30年期國債收益率只有1%,通脹率只有2%,長期來看,股票的回報會比國債高。但沒有理由用借來的錢去參與美國經濟增長的“順風車”。未來選擇了解的業務去收購,但有時候很難獲得100%全資買入的機會,部分收購股權也是可以接受的。

          巴菲特表示,與沃克爾一樣,鮑威爾也將載入史詩,在市場幾乎被凍結時,美聯儲采取了很多措施,讓市場在3月23日企穩。我們不知道(這些措施)的后果是什么,但知道“不采取行動的后果”。

          提問環節節選:伯克希爾清倉航空股

          問:伯克希爾航空股的持倉與出售計劃?

          答:伯克希爾已經賣出了美國四大航空公司的全部股票,因為情況實在是太瘋狂了。疫情(航空)業務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導致航空公司股價大幅下跌。不清楚未來三四年人們是否會像去年那樣坐飛機,而航班現在太多了。

          現在還是買入股票的好時機,但是要做好長期應對疫情的準備,現在買入了,也許是對的,但下周一開盤,也可能會下跌,這無法預測。

          問:2008年危機期間伯克希爾投資了八家企業,這一次會怎么樣?

          答:金融危機期間雖然投資時機可能不理想,但這些公司本身很吸引人。現在伯克希爾沒有做任何決定,因為沒有看到任何有吸引力的公司,但做好了準備,我們愿意做一些大事。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在周一早上來找我,帶著300億、400億、500億美元的東西。如果我們真的喜歡所看到的,我們也會這么做。

          問:伯克希爾大概有39.1萬員工,哪些公司因為疫情被影響到了,能持續雇傭這些人嗎?

          答:疫情期間,我們的行業要為此做出調整。比如伯克希爾的能源公司,用電的消耗量降低了10%,實際上對我們的生意沒有非常大的影響。從長期來講,我們的業務還繼續有增長,并雇傭更多員工。

          問:伯克希爾近期表現低于標普500指數,是否要拋售?

          答:我建議買標普500指數的股票,伯克希爾也毫不遜色,回報合情合理。未來10年無法預測誰會表現更好,過去55年里,伯克希爾表現不錯。我關心自己的企業,我們家庭的持倉都在伯克希爾。雖然不能保證更多的收益,但我們會盡最大努力。與500萬美元相比,超過3000億美元的操作更為復雜,如果投資指數基金能夠獲益頗豐,我們也會這么做。

          問:西方石油的投資如何?

          答:當投資大規模原油企業時,收益取決于石油價格及開采狀況。就像油價跌到-30美元,如前幾天那樣,不知道是否會再次發生。但現在整個行業很低迷,遠遠達不到理想的狀況,你不知道儲藏空間、需求在哪里。如果油價一直處于低位,將會有大量的不良能源貸款,而將無法想象股權持有者會遭遇什么。

          問:伯克希爾是否會分拆?

          答:分拆會有稅收和其他費用,以前考慮過。在稅率方面沒有變化的情況下,目前的資本結構不會發生變化。

          問:企業未來管理職責的分配是怎樣的?

          答:在資產管理方面,我們有阿貝爾,還有庫姆斯(Todd Combs), 魏施樂(Ted Weschler)。賈因(Ajit Jain)在保險界獨一無二,但不是在資產配置方面。自己和芒格身體依然健康,每天都會召開網絡會議,未來依然會履行職責。

          問:如何看待不斷上升的國家債務問題?

          答:沒有什么能比可印鈔票的國家信用高,雖然國家負債會越來越大,但不會出現違約的。也許債務會越來越多,國家依然會繼續發展成長,而且國家舉債用本國貨幣,信用風險并不大。

          一季度虧損近500億美元

          在股東大會前夕,伯克希爾在官網發布了最新財報,上季度期內,歸屬于股東的凈虧損為497.46億美元,上年同期盈利216.61億美元。其中投資虧損545.17億美元,衍生品虧損11億美元。

          一季度,伯爾希爾股票持倉67%集中在五家公司上,分別是蘋果638億美元、美國銀行202億美元、可口可樂177億美元、美國運通130億美元和富國銀行99億美元。與去年四季度相比,美銀浮虧132億美元,蘋果浮虧99億美元,富國銀行浮虧87億美元,美國運通和可口可樂浮虧59億和44億美元。

          巴菲特:現在仍是買股票時機 要做長期應對疫情準備

          作為重倉板塊,銀行股和航空股成為了拖累伯克希爾投資表現的重要因素。最新財報顯示,各大行普遍出現營收、利潤雙降,同時壞賬撥備大幅增加的情況,零利率環境下凈息差壓力有所增大。雖然在美國國會此前通過的刺激法案中,航空公司將獲得250億美元的援助,確保在9月30日之前不出現裁員的情況。但經濟復蘇的不確定性為行業前景蒙上陰影,美聯航總裁柯比(Scott Kirby)在致員工信中寫道,預計市場需求將至少在數月內保持低迷,并可能會持續到明年。

          一季度,伯克希爾公司的保險和其他業務持有1247億美元的現金、現金等價物和美國國庫券(扣除收購但尚未結算的購買應支付的金額),其中包括1055億美元的美國國庫券,對股票和固定期限證券的投資(不包括對卡夫亨氏的投資)為198.7億美元。

          伯克希爾旗下97家企業的季度業績表現好于預期,運營利潤為58.71億美元,好于去年同期55.55億美元。但大部分行業受到了明顯的影響,如BNSF鐵路的運量下降、食品業See's Candies和Dairy Queen銷售下滑,旗下零售商和建筑材料、地毯等業務也陷入麻煩。巴菲特2月向CNBC表示,“麻煩總會來的。真正的問題是,這些企業在5年或10年后會在哪里。”

          財報表示,政府和相關部門為遏制新型冠狀病毒所采取的行動,在3月份開始對公司的經營業務產生重大影響,并且可能對第二季度幾乎所有業務產生不利影響,盡管這種影響可能會有很大變化。目前無法合理估算長期影響的持續時間和程度。

          截至1日收盤,伯克希爾股價在2020年下跌了19.3%,而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了12.4%。去年,包括股息在內,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股價落后該指數20.5個百分點。

          12年前高呼“買入美國”,如今靜待機會

          2008年10月17日,巴菲特在《紐約時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我在買入美股( “Buy American. I Am.” )”評論文章。一直鐘情于歷史研究的巴菲特寫道:“在20世紀當中,美國克服了太多的挑戰——兩次世界大戰,以及其他各種代價不菲、留下了深深傷痕的軍事沖突;大蕭條;大約十多次衰退和金融恐慌;多次石油危機;一次大規模流感,還有一任總統因為彈劾辭職。”

          巴菲特的文章成為了他們團結一致,對困難宣戰的檄文。巴菲特立場堅定,明言自己絕不會墜入恐慌。他申明,還會繼續投資美國企業和資產。“今天,我的言論和我的資金都指向同一個目標,那就是股票。”

          12年后,“股神”在疫情爆發初期便開始發表自己的看法。2月24日,在接受美媒采訪時,巴菲特稱這場大流行是“可怕的事情”,但這并不會改變他的長期前景或方法——紀律嚴明的基本業務分析仍然至關重要。

          3月10日,隨著全球經濟開始停擺,巴菲特接受了雅虎采訪。他稱這場大流行對市場是一記“重拳”——相關經濟沖擊使情況更糟,尤其是在石油供應過剩的情況下。巴菲特將此與1987年10月19日的美國股市崩盤和2008年9月15日的信貸市場恐慌作了比較,這兩次危機后世界經濟都迎來了復蘇。

          過去一個月,在疫情不斷擴散升級的情況下,“股神”卻變得異常平靜。值得一提的是,在12年前刊文后,市場動蕩又持續了數月,巴菲特在2009年3月10日的采訪中對自己的時機選擇感到有些后悔,稱“希望能晚些發表那篇《紐約時報》的文章”。這或許也是他目前選擇暫時沉默的原因,沒有人可以預測如今的危機將持續多久。

          2008危機期間伯克希爾進行了多筆戰略投資收益頗豐,其中包括對高盛、美銀和通用電氣的大額注資,以及對哈雷戴維森、蒂芙尼和USG等公司的小額入股。重要的是,在所有這些案例中,這些公司都與伯克希爾接洽,因為這是巴菲特長期以來的做法,即等待賣家的報價,而不是主動尋找。

          在當前的危機中,賣家似乎還沒有排隊“登門”。芒格在4月18日接受美媒采訪時表示,“電話鈴聲并沒有響起,企業都在與政府談判,他們沒有給沃倫打電話。”

          盡管擁有充足的現金流儲備,伯克希爾依然在積極融資,在2月發行10億歐元債券之后,4月初發行18億美元的日元債券。對此,芒格給出的解釋為,“當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臺風來臨時,我們就像船長一樣,只想度過臺風,寧愿帶著大量的流動資金走出困境。”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