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9htn"><b id="19htn"><font id="19htn"></font></b></strike>

<sub id="19htn"></sub>
<sub id="19htn"><thead id="19htn"><cite id="19htn"></cite></thead></sub>

<progress id="19htn"><meter id="19htn"><mark id="19htn"></mark></meter></progress>

<noframes id="19htn"><sub id="19htn"></sub>
<progress id="19htn"></progress>

        <big id="19htn"><progress id="19htn"><font id="19htn"></font></progress></big>
          <sub id="19htn"></sub>

          <progress id="19htn"></progress><address id="19htn"><thead id="19htn"></thead></address>

          您的位置:首頁 >股市 >

          黃河啤酒品牌發展受限 業績綁定炒股“戰車”

          2020-04-29 11:35:02 來源:《紅周刊》

          “黃河啤酒”和“青海湖啤酒”是蘭州黃河的兩大主打品牌,然而受區域性限制,銷售狀況越來越差,于是蘭州黃河斥資上億元進軍股市,然而將業績綁在風險莫測的炒股“戰車”上后,上市公司業績極不穩定,蘭州黃河未來的發展前景也令人擔憂。

          近日,蘭州黃河發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報告,報告期內,蘭州黃河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1991.6萬元,同比下降178.39%。結合其近年財務數據來看,蘭州黃河的主營業務收入和毛利率均不斷下滑,經營狀況越來越差。

          主業不佳,蘭州黃河便搞起了“副業”,其斥資上億元開始大舉進軍股市,在過去幾年里,蘭州黃河業績深受炒股收益影響。然而,股市投資本就風險莫測,將公司發展綁在炒股“戰車”上,并不利于上市公司的發展。

          除此之外,據《紅周刊》核算,蘭州黃河2018年和2019年的采購數據財務勾稽關系,也存在異常。

          品牌受限 主業疲軟

          蘭州黃河目前主要從事啤酒、麥芽、飲料的生產與銷售,其主要產品為“黃河”“青海湖”系列啤酒和“黃河”系列麥芽等,其中啤酒和麥芽的產銷占全部主營業務的90%以上。

          然而,近年來,蘭州黃河的啤酒似乎越來越賣不動了,據年報顯示,2015年蘭州黃河的啤酒收入為4.44億元,而2019年則下降到了2.67億元。與此同時,其啤酒業務的毛利率亦不斷下滑,從2015年的50.6%下降到了2019年的39.6%。

          不論是營收規模的減小,還是毛利率的下降,全都反映出蘭州黃河的啤酒業務的疲態,盡管目前蘭州黃河旗下的“黃河”系列產品和“青海湖”品牌系列新品在甘青兩省啤酒市場一直占據著近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但實際上這兩大市場也正處于萎縮中。

          年報披露,2019年,甘肅省的啤酒市場容量較去年同期下降約20%,青海省的啤酒市場容量較去年同期下降約18%,而蘭州黃河超過7成營收來自甘肅省,因此,甘肅省啤酒市場需求的下滑,也是其啤酒銷售收入日漸萎縮的原因之一。

          蘭州黃河坦言,目前其主要競品是雪花啤酒和青島啤酒,三家合計銷量約占甘青市場總容量的91%。但和蘭州黃河區域性品牌不同的是,雪花啤酒和青島啤酒并不局限于甘青市場,雪花啤酒的足跡不僅遍布海南、上海等國內城市,甚至還走到境外。而青島啤酒亦是如此,據青島啤酒2019年報告顯示,目前其在國內擁有60家全資和控股的啤酒生產企業,并銷往世界一百余個國家和地區。因此,甘青兩省市場萎縮,對雪花啤酒和青島啤酒的影響不大,但對蘭州黃河的影響則不言而喻。

          市場容量在縮小,整體銷售越來越弱,那么黃河啤酒在線上的銷售情況又如何呢?2017年黃河啤酒京東旗艦店正式上線并開始運營,該店鋪主要兜售黃河啤酒和青海湖啤酒等,但根據《紅周刊》記者了解到的情況,截至4月23日該店僅有三千多人收藏;至于天貓上的“黃河酒類旗艦店”,目前粉絲數量不到兩百。相比之下,目前華潤啤酒旗下的“雪花show”品牌主要通過微信小程序和京東等平臺進行銷售,截至4月23日,雪花京東旗艦店總計有3.4萬人收藏,天貓旗艦店粉絲數量亦突破了5萬大關;青島啤酒更是建立了一套“網上超市 官方旗艦店 授權分銷專營店 微信商城”的立體式電商渠道體系,截至4月23日,青島啤酒天貓旗艦店粉絲高達60多萬、京東旗艦店收藏人數也高達40多萬。

          作為區域性品牌,銷售狀況本就越來越差的黃河啤酒,在網絡時代,線上布局竟也如此“不給力”,那么蘭州黃河心思到底在哪里呢?

          業績綁定炒股“戰車”

          主營業務表現不佳,線上業務拓展力度不夠,實際上,近年來,蘭州黃河的心思放在了證券投資上。2010年,蘭州黃河專門制定了一份《證券投資內控制度》,正式以制度化的形式,積極投身股市。隨即蘭州黃河便大舉建倉,一舉買下了中國聯通、農業銀行、深發展A等多只股票,初始投資金額為1.07億元。

          在此后多年里,蘭州黃河的證券投資收益屢屢超過主營業務,據《紅周刊》記者梳理,2012年至2015年,蘭州黃河證券投資收益分別占當年歸母凈利潤的77.22%、73.16%、90.67%和89.07%。由此不難看出,蘭州黃河在業績上對證券投資收益的依賴性相當強,進一步來說,公司業績跟股市行情綁在了一起。

          然而資本市場從來沒有穩賺不賠的神話,2016年由于市場不景氣,當期蘭州黃河投資收益虧損了2146萬元,彼時蘭州黃河的主營業務規模逐漸減小,旗下的多家啤酒麥芽生產銷售公司出現虧損,導致當年蘭州黃河歸母凈利潤虧損2509萬元。

          2018年亦是如此,由于受到國內外多種因素影響,我國A股市場整體持續大幅度震蕩下行,蘭州黃河當年的證券投資收益虧損了9059萬元,因此導致2018年蘭州黃河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6755萬元

          據2019年年報顯示,截至2019年末,蘭州黃河仍舊持有建發股份、廣匯能源、太極集團、贏時勝、蘭花科技、伊之密、國民技術、眾興菌業、靖遠煤電、浙能電力等多只股票。然而2020年,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暴發,美股多次熔斷,A股亦受到重創,據蘭州黃河一季度報告顯示,從年初至今,其所持倉的大多數股票仍處于虧損狀態,其證券投資收益為-3279.45萬元,而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也虧損了1991.6萬元。

          近年來,蘭州黃河在證券投資上收益不穩定,于是其又將目光放在房地產上。2019年7月,蘭州黃河發布公告稱,已向天水市政府申請變更子公司天水黃河嘉釀啤酒有限公司持有的兩宗土地使用權性質,擬將工業用地變更為居住用地,并自主開發,兩宗地塊面積共65174.2平方米,約合97.76畝。今年3月10日,蘭州黃河又發布公告稱,天水黃河擬成立全資子公司,負責上述土地的后續開發事宜。

          一面炒股,一面蓋樓,就是不愿意將心思放在主營業務上,如此“不務正業”,公司發展前景令人擔憂。

          采購數據存疑

          除了上述問題之外,據《紅周刊》記者核算,2018年和2019年蘭州黃河的采購數據與相關現金流及經營性債務之間的財務勾稽關系也存在異常。

          年報顯示,2019年蘭州黃河向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為9641.65萬元,占年度采購總額的28.34%,由此可以推算出2019年蘭州黃河的采購總金額為3.4億元。而其所適用的增值稅稅率從2019年4月1日起,由16%調整為13%,由此可估算出其當期的含稅采購金額為3.87億元。

          根據財務勾稽關系,該部分采購金額應體現為相關現金流的流出及經營性債務的增減,那么蘭州黃河的情況又如何呢?

          進一步來看,2019年蘭州黃河“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為3.4億元,當期預付賬款較上期僅減少了37.21萬元,變動較小,所以即便忽略這部分,對最終結果影響不大,故當期經營性現金支出大致為3.4億元。

          將該金額與含稅采購金額相比較,二者大概存在4700萬元的差額,理論上該差額應體現在應付賬款等經營性債務中,但事實上,截至2019年末,蘭州黃河的應付票據和應付賬款合計較上年末僅增加了96.03萬元。這一結果顯然與理論上應該要增加的金額相差甚遠,大概存在4600萬元的差額。這也就說明,2019年蘭州黃河大約有4600萬元的含稅采購沒有相關財務數據的支持。

          以同樣的邏輯分析其2018年與采購相關財務數據之間的勾稽關系,亦有類似情況。

          年報顯示,2018年蘭州黃河向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為7326.15萬元,占年度采購總額的21.12%,由此可以推算出當期的含稅采購總額為3.47億元,其適用增值稅稅率自2018年5月1日起由17%下降到16%,可以估算出其當期的含稅采購總額約為4.04億元。

          在合并現金流量中,2018年蘭州黃河“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為3.51億元,當期預付賬款變動不大,可以忽略不計,因此當期經營性現金支出比含稅采購總額少了5300萬元,理論上當期經營性債務應有相當金額的增加。

          奇怪的是,其當期經營性債務不僅沒有增加,反而有所減少。據Wind數據顯示,2018年蘭州黃河的應付票據和應付賬款兩項合計較上年末減少了460.04萬元,這樣一增一減下,與理論結果大概存在5700萬元的差額,也就是說,當期蘭州黃河大概有5700萬元的含稅采購,既沒有現金流支出,也沒有形成經營性債務。對此,《紅周刊》記者沒有在相關財報中找到答案,需要公司做出解釋。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