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9htn"><b id="19htn"><font id="19htn"></font></b></strike>

<sub id="19htn"></sub>
<sub id="19htn"><thead id="19htn"><cite id="19htn"></cite></thead></sub>

<progress id="19htn"><meter id="19htn"><mark id="19htn"></mark></meter></progress>

<noframes id="19htn"><sub id="19htn"></sub>
<progress id="19htn"></progress>

        <big id="19htn"><progress id="19htn"><font id="19htn"></font></progress></big>
          <sub id="19htn"></sub>

          <progress id="19htn"></progress><address id="19htn"><thead id="19htn"></thead></address>

          您的位置:首頁 >專欄 >

          積極擁抱監管 與該國央行數字貨幣掛鉤 Libra年內或落地

          2020-04-24 09:12:01 來源:第一財經網

          近期,Facebook(臉書)的Libra2.0版本白皮書發布,整體設計在第一版的基礎上大變身,最主要的變化在于新增錨定單一法幣的單幣種穩定幣方案,并調整原先的多幣種穩定幣Libra Coin(?LBR)為這些單幣種穩定幣的固定權重組合。Libra采取積極擁抱監管的態度,并承諾,當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后,會將Libra直接與該國央行數字貨幣掛鉤,避免直接競爭,這使得Libra在年內推出的可能性攀升。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第一財經研究院也提及,“大變身”也為Libra協會在全球各國快速推出類似支付寶這樣的數字支付系統掃清障礙,讓多貨幣穩定幣“?LBR”推出有了堅實基礎和可行路徑。同時,因其單一貨幣穩定幣會與各國央行數字貨幣事實上構成直接競爭,因此會加速各國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和推出。事實上,為了應對新冠疫情導致的衰退,使得財政刺激能夠直達家庭和企業,精準化的“數字QE(量化寬松)”需求已經在全球升溫。

          Libra年內推出概率攀升

          相對于第一版,第二版Libra白皮書主要在四個方面進行了修訂。

          首先,將原有的錨定一籃子貨幣轉變錨定單一貨幣,并在此基礎上構建一籃子貨幣(固定權重)支持的多貨幣穩定幣“?LBR”。

          具體而言,新白皮書將?LBR重新定義為基于多種單幣種穩定幣的智能合約(例如1?LBR是0.5LibraUSD+0.3LibraEUR+0.2LibraGBP的智能合約);推行強制合規體系,比如在系統中設立金融情報功能(FIU功能)以監視網絡并標記可疑活動;放棄無許可公鏈的計劃,即改變原本設定的“無許可網絡”(完全去中心化)道路,并承諾當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后,會將Libra直接與該國央行數字貨幣掛鉤,避免直接競爭;增強儲備資產管理。

          Libra積極擁抱監管的態度也展露無遺。“盡管我們一直希望Libra網絡能夠補充法定貨幣,而不是與之競爭,但人們共同關心的一個核心問題是:如果Libra網絡達到相當大的規模,并進行大量Libra幣支付,則多貨幣背書的Libra幣可能會干擾貨幣主權和貨幣政策。”白皮書中稱,每種單一貨幣穩定幣,都將有充分的儲備金支持,包括現金、現金等價物以及以該貨幣計價的短期政府證券。希望與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中央銀行以及金融機構合作,隨著時間的推移擴展Libra網絡上可用單貨幣穩定幣的數量。

          中金公司提及,這次新提出的LibraUSD等單幣種穩定幣和目前已發行的USDT、USDC非常類似,“我們認為只要能滿足G20金融穩定委員會(FSB)等機構的最新監管意見,推行可能遇到的法律障礙較小”。

          但可能存在的問題在于,基于非區塊鏈技術的CBDC如何接入?LBR的智能合約,以及如何避免多幣種穩定幣?LBR在未被包含在一籃子貨幣中的國家(如中國)使用時,對當地主權貨幣(如人民幣)的沖擊等問題依然存在,因此中金也認為短期內馬上落地的難度也較大。

          疫情下全球CBDC研發加速

          第一財經研究院近期提及,Libra協會在全球快速推出數字支付系統掃清障礙,也讓其多貨幣穩定幣“?LBR”推出有了堅實基礎和可行路徑。為了避免私營部門的穩定幣對法幣構成的潛在挑戰,各國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和推出也會因此而加速。

          事實上,在美國國會早先的一攬子財政刺激方案中,據稱曾有美聯儲一并推出央行數字貨幣,并直接發放救助資金到家庭和企業的安排。雖然沒有出現在最終公布方案中,但這并不意味著美聯儲(聯合私營部門)將不會采取行動。

          此次,為了應對新冠疫情導致的衰退,發達國家推出巨量財政刺激方案(平均將達GDP的10%),其政策目標是讓公共部門盡可能承擔疫情損失,政策實施路徑則為直接給予家庭和企業不需償還的資金。在這樣的框架下,公共部門的資金需要直接觸達和發放到家庭和企業。而基于原有金融(銀行和非銀機構)和支付系統(RTGS)的金融體系,就會因覆蓋不夠、效率不足而力不從心。

          前美聯儲經濟學家科羅納多(Julia Coronado)和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研究員波特(Simon Potter)提出,解決之道是一個全新的金融基礎設施:由美聯儲支持的數字支付系統。數字支付提供商(DPP)系統在美聯儲的管理下負責為央行數字貨幣(CBDC)提供支付服務,每個人都將開通數字錢包,確保系統可達性。

          他們認為,覆蓋所有人的數字錢包,讓美聯儲得以直接針對消費者實行QE政策。具體而言,國會可以授權創造一定金額的零利息衰退保護債券(RIB),總額應超過名義GDP的10%(2.5萬億美元),作為家庭部門的數字資產被保管。一旦美聯儲政策利率降至零,且確定經濟需要新的刺激,就可激活部分或全部RIB,相應資金會被存入居民數字錢包中。RIB應不被視為政府債務,而是美聯儲被授權創造貨幣的規模,政府應確保RIB授權總量隨著名義GDP增長而增長。就理念而言,RIB的思路和所謂MMT(現代貨幣理論)如出一轍。而就金融基礎設施而言,該建議指向一個央行數字貨幣和私人數字支付提供商(類似中國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共生的新系統。

          國際清算銀行(BIS)經濟學家奧爾(Raphael Auer)、康奈爾(Giulio Cornelli)和弗羅斯特(Jon Frost)認為,新冠疫情將加速支付方式向數字支付轉變,原因包括公眾擔心現金可能傳播病毒,疫情中無接觸商業活動的興起以及社交隔離政策,減少現金的使用場景,將對沒有銀行賬戶人群構成很大負面影響。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求央行發行數字貨幣的呼聲會越來越高。在低利率的環境下,由美聯儲支持的CBDC還可維持就業和通脹穩定,同時在快速數字化的世界中維持金融穩定。

          第一財經研究院認為,可以預期的是,Libra單一貨幣將在年內至少獲得瑞士和美國監管機構批準問世,而基于單一貨幣的數字組合——多貨幣穩定幣“?LBR”可望在新興市場和欠發達國家快速拓展市場。在全球疫情導致“美元稀缺”的大背景下,美國央行數字貨幣和Libra的聯動無疑會進一步加大欠發達國家“美元化”的程度。

          日前,央行召開2020年全國貨幣金銀和安全保衛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會議要求,要加強頂層設計,堅定不移推進法定數字貨幣研發工作。同時,第一財經記者也了解到,當前數字人民幣正處于先行在深圳、蘇州、雄安、成都及未來的冬奧場景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階段,數字人民幣目前的封閉測試不會影響上市機構商業運行,也不會對測試環境之外的人民幣發行流通體系、金融市場和社會經濟帶來影響。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